Allons_Y

太太们就是我的生命之光,笔芯

【亨本】分手危机(赌场AU,愿赌服输番外)

piggiewen:

越写越放飞,放飞得我都生无可恋了,还是那句雷着不管((x


这个AU想必是有毒的


还有lof什么鬼,为什么我不出现在自己首页了?!


---------------------


赌场AU前传:居心不良 By 我




赌场AU:愿赌服输 by @我已经是个废猫了




赌场AU番外:荣幸之至 by @我已经是个废猫了


---------------------


给穿着粉色衬衫在酒吧浪的飞起的本小少爷配个图(图源见水印):



---------------------


亨利最近有点烦恼。

自从他和本在一起以后,本就大部分时间都在他家过夜了,而见过本的妈妈之后,本更是干脆搬到了这里,可因为作息时间的关系,亨利从赌场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半夜一两点,每一次他再怎么轻手轻脚,也总是会吵醒已经睡熟的本。而那个时候,迷迷糊糊的本就会摸索着缠上刚躺下的亨利,搂着他蹭个不停,等发展到最后,一般都是亨利把本彻底操醒。

而等两个人终于都彻底睡着,通常都是在凌晨三四点才会发生的事了。

亨利起初也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个情况,大不了就是缩短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但本就不行了,他每天要准时去他爸的公司报个到,还有很多东西等着他去接手、去学习,每次他晚上想起要和本聊一聊这件事的时候,又总是败在他恶意的撩拨之下。

他在性/这件事上,还算是比较有节制的人,但本似乎生下来就是来克他的,有时候在车上,有时候是两个人在看电影的时候,有时候甚至只是逛个街,本都有各种办法勾得他无法克制,可每当他真的把本按到哪堵墙上抬起他的大腿要干他的时候,他又总是哇哇大叫不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最严重的一次,他正在赌场开着会,本就这么拉了张椅子贴在他旁边坐下,手却不老实地伸到了桌底,拉开了他的裤链,隔着内裤一脸无辜地用手指蹭他的下/身。亨利确定在场所有人都听到桌子底下的动静了,但是谁都装作不知道。最后会也没开完,亨利把人都遣了出去,本也跟着想溜,被亨利抱着扔回了会议桌上。

“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本推着亨利,对他坚实的肌肉束手无策,做着最后的挣扎,“你怎么这么玩不起!”

“我玩得起,他玩不起。”亨利把本的两只手举过头顶,又指指自己已经挺立起来的那部分,“你得对他负责。”

最后本“得偿所愿”地被亨利在会议室操的一脸生无可恋,然后又裹着亨利的衣服被亨利抱进贵宾室又来了一次。

赌场里能够接触到亨利的高层管理人员对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和本相处久了他们也觉得本很可爱,而本可以让自家老板的心情变好,对他们来说也是件好事。

只是他们也不免在工作间隙无聊地八卦一下。

“今天会议室里老板和阿弗莱克家的小少爷的事你知道了吗?”

“当然,谁不知道呢,也难怪老板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了——”

在某次“不小心”听到员工对话后的亨利,觉得真的该适当克制一下了。



而小少爷就算心再怎么大,也不至于蠢到感受不到男朋友突然的改变。

一开始他也没太在意,觉得亨利一定是被赌场的什么麻烦事弄的焦头烂额才会这样的,反正他的生活也不是围着亨利转的,他也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做。但是这些疑问憋到第五天,他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比如,以前本就算晚上睡得再熟,但只要亨利回来了,不管多晚他都一定会醒,然后亨利会亲亲他让他快点接着睡,但这几天,本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亨利都不在旁边,等他找的话就会发现,亨利不是睡在书房就是睡在客房。

再比如,以前亨利一到自己固定的健身时间就会喊上本一起非让他也跟着他运动,而最近亨利也不逼着本做这件事了。

再再比如,两个人见不到面的时候虽然电话和短信不断,但亨利再也没主动提出要不要抽时间约个会,到了后来,本甚至觉得他连电话里的声音都是疲惫而敷衍的。

于是他挑了一天冲去了赌场,他确定亨利这个点就在他们相遇那间赌场的办公室里,自从他和亨利在一起后,他在亨利的任何一间赌场都可以随意出入,但偏偏今天,他还没走到电梯前就被人拦了下来。

“老板现在在开会,实在不方便让您进去。”

本当然知道这是借口,毕竟以前说过“你随时来找我我都会见你”的人也是亨利,但是本从没有真的拿这句话跟亨利较真。

他出乎经理意料地没有争辩一句就沮丧地离开了,安静的反常,连经理都有点不忍心了,他跟老板报告着,却只听到卡维尔先生简单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本在赌场门外吹了半天风,还是越想越生气,最后地跑回去换了身衣服,然后就近找了个热闹的酒吧钻了进去。

先不说本的脸本来就足够招人,更何况还有阿弗莱克家的少爷这个名头傍身,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今天晚上这间酒吧里最值得搭讪的人就是本。

本倒是也来者不拒,开开心心地请所有主动搭讪的女人喝酒,而如果有来搭讪的男人,他就挑长得顺眼的和人家喝个一杯,一开始他还算喝的有分寸,等被人哄得开心多灌了几杯下肚以后,局面就完全控制不住了。



亨利收到朋友的消息说本在酒吧喝醉时立刻就带着人赶了过来,他从没有在本身边安排什么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报告他的行踪,本是成年人了,而且也不是谁都敢轻易招惹的人,所以亨利也很少去操心他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在做什么,两个人虽然总是腻在一起,但也给了彼此足够的空间。

他大概能猜到本突然就跑去酒吧玩的原因,本今晚来找他的时候,他确实在忙一些棘手的事情,他原来想着等忙完了就立刻打电话和本解释的,结果赌场又来了几位贵宾,等他终于接待完喘口气抽身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开酒吧的朋友的电话,说他的小男朋友在自己酒吧玩的忘乎所以,询问亨利要不要帮他先看顾一下。

亨利坐在车上赶过去的时候,认真地考虑起了要不要把安排两个人盯着本这件事提上日程,随后又自己否定了这个提议。

只是一个小误会而已,用不着这么大张旗鼓的。亨利在心里这么笑自己。

但当他进入酒吧看到正和人跳着贴身舞时的本又不这么想了。

迷乱的灯光里,他一眼就找到了本。本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衫,扣子已经解开到第四颗了,等他再走进点才发现,那个陌生的男人从后面完全贴在了本的身上,但喝醉了的人眼睛却亮晶晶的,本看起来醉的都站不住了,他全靠那个陌生男人搂着他的腰带着他小幅度地动作。他咬着本的耳朵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本也好像全部听懂了似的跟着他的话笑的开心。

亨利想,还好他没有随身带着枪,不然这事就真不好收场了。他还没有做什么指示,保镖们就已经识相地冲上去把那个陌生男人架开,酒吧老板也很卖亨利面子,关了音乐亮起了灯光。

本被保镖扶着,刺眼的灯光让他找回了点意识,他看看那个被保镖架住的可怜的陌生男人一脸搞不清状况的样子,又看看面色冷到可怕的亨利,大声嚷嚷起来。

“大老板你终于忙完了?要一起来玩嘛?”

他甩开保镖的手就往亨利那里走,不想没走两步又一个趔趄就径直往前栽,亨利和保镖虽然眼疾手快去拉他,却还是让他摔到了地上,头也正面朝下磕到了台阶。

“咚”得一声,算是把本给撞清醒了,他两只手捂住额头揉也不是不揉也不是,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亨利喊人拿点冰块做个简单的冰袋后想去抱抱本替他揉揉,却被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本一下子推开。

他又痛又气,眼泪汪汪地瞪着亨利:

“谁要你管!反正你都要跟我分手了!”

本来就已经安静下来的酒吧这下更安静了。



亨利没管借着酒劲一直在挣扎的本硬是把他带进了包厢,门刚关上本就立刻挣脱出亨利的钳制,坐到了离他最远的角落抱成一团。

他看着本额头上明显肿起来的一块,压下了心里的火,等保镖从门外递进来冰袋后,他才试探性地坐到了本的旁边,他把冰袋压到了本被撞到的地方,见他虽然倒吸了一口气却没有躲,才终于放下点心来。

“你给我说清楚,谁要跟你分手了?”

“不就是你这个老狐狸!”本一喝醉了又什么词都往外冒,心里又觉得委屈,好嘛,以前他一直气亨利,现在终于轮到亨利来气他了,“你玩够了,觉得我没意思了,就想一脚把我踢走。”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了?”亨利看着本一本正经倒苦水的样子又被逗笑了,他虽然从以前就知道本的内心戏很足,但从来没想过他的心理活动会丰富到这个地步。

“你没有说,但你这么想了,你用行动表示你就是想跟我分手!”本虽然醉意还没消退,但仍不忘控诉亨利这段时间来对他来的冷落。

“我真的没有。”亨利温柔地回应着本絮絮叨叨的嘟囔,手上仍拿着冰袋帮他仔细地揉着撞到的部位,看上去已经没那么红了,但刚刚撞到的那一下不是闹着玩的,亨利想象了一下本明天醒来捂着额头哇哇乱叫的样子,什么气都消了。

“你都不愿意跟我睡一张床了,你根本就是看都不想看到我!”

亨利一时语塞,他该怎么解释?

——因为每天晚上都忍不住跟你做到半夜,我太累了,甚至还影响了白天的事务,连手下都来嘲笑我的黑眼圈了。

这让他怎么说的出口?!

“……不是这样的。”

本才听不进亨利苍白的反驳,自顾自叽哩哇啦口齿不清地抱怨了一大通,声音却越来越轻,最后他干脆推开亨利还在帮他冰敷的手,扑上去在他的肩窝处咬了一大口。亨利忍着疼等本咬够了把他扶开,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他被撞到的地方,问了句还疼吗。

“我不想跟你分手。”亨利听见又抱住他的本小小声哽咽着说。

“对不起,”亨利拍拍他的脑袋,又亲亲他的头发,“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跟你解释清楚,但是我真的、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分手。我连那一点点的可能性都不敢去想,因为那是我最怕发生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突然跑去睡书房?”

“我不想吵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半夜被我折腾完,第二天也很累。”亨利抱着本轻轻地摇晃,耐心地解释。

“那为什么我去赌场找你你也躲着不见我?”本这会儿像是清醒了,一条条跟亨利算的清楚。

“我今天是真的有事,而且每次在办公室里挑逗我的是谁?”亨利伸出手戳了戳本的后脑勺,“最后影响我做事的人是不是你?我的小少爷?”

“……那你就真的忙到连约个会的时间都没有嘛?”

“我们哪次约会是能好好结束的?是谁不分场合地喜欢不停用‘恶作剧’激我的?”亨利在恶作剧上加重了音,果然看到对面的人气势彻底弱了下来,“我本来想挑个时间好好和你聊聊这些事,却又被一堆事情缠住了…”

“……”本没话好说了。他转了转眼珠看了看亨利诚恳的笑脸,干脆吻了上去。

亨利扶着本的腰勾住他的舌加深了这个吻,本借着酒意又把亨利刚刚的解释抛到脑后,二话不说就开始解亨利的扣子,被亨利拦下。

“我刚刚才说过什么来着!”亨利挡着本的手,“你不分场合…”

“你还是想跟我分手!”本扁扁嘴,委屈地看向亨利。

亨利泄气似的自己脱掉了西装,然后在本的手又伸过来之前把他压到了沙发上。



亨利转了转手腕看了下手表,现在是凌晨两点多,而裤子已经被扒掉的本扑腾了两下就又用腿捕捉到亨利的腰,下意识地缠了上来。

大老板带头旷工实在不太好,但是照现在这个情况看,不给自己放个半天假恐怕是不行了。

亨利认命地叹了口气,干脆腾出手把手表解下来扔到一边,然后又吻住了本一起滚进了沙发里,本被亨利吻得喘不过气,半醉半醒间感受到有什么硬的吓人的东西有意无意蹭着他的大腿内侧,他习惯性地哼哼唧唧着在亨利身下扭来扭去想逃,却还是被亨利掐着腰拖了回来。

节制什么的还是明天再说吧。

毕竟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才是最重要的。


-----------


说起来我从《殊途同归》开始就几乎一天一篇啊……这鸡血打的,快,扶我起来,我还能写!

评论

热度(341)

  1. 异想天开piggiew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