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ons_Y

太太们就是我的生命之光,笔芯

【亨本】愿赌服输

我已经是个废猫了:

---------


和你猪 @piggiewen 写着写着写出了赌场系列((


赌场AU前传:居心不良 By piggiewen


赌场AU本人:就这篇


赌场AU番外:荣幸之至 By 我


赌场AU番外:分手危机 By piggiewen


赌场AU番外:以牙还牙 By piggiewen


---------


*赌场老板/小少爷,一直很想写的21点梗,十分短小 十分 短小 也没什么感觉


*不知道有没有撞名字,撞了我就改


*21点规则参考果壳:21点:赌场里最可能赢钱的游戏,花五分钟搞懂了规则,其实很简单,多人玩可能比较考脑子;然后可能花了两小时玩各种在线小游戏(颗颗,真上瘾啊


*亨利的大佬造型参考任何穿西装造型(((,你本的,就这个吧,一个十分接地气的小少爷,图源自水印






“卡维尔先生。”


他没等他手下开始汇报,就摆摆手示意知道了,“我亲自处理他。”


手下点头站在原地,没有多问一句话。亨利转了转椅子,挑眉看向左侧监视屏,里面穿着黑色皮衣的年轻男人正手把手教身边的人如何算牌,周围还围了不少对他很感兴趣的男男女女。


“把他带到我的贵宾室去,我稍后就到。”


“是。”


“他今天发了多少钱?”


“到现在为止十四万。”


亨利用手指缓缓敲着桌子,屏幕中的人仿佛有心灵感应般冲摄像头吐了吐舌头,让他不由得笑出声来。


“你去吧,对他客气点。”




本今天运气很好,可能是特别好。在赌场赢钱对他来说稀松平常,但一次赢了这么多却也是个极其罕见的体验。他把筹码抛给对面的漂亮男孩,回头专注这场牌局。累积值不大,庄家第一张牌是七,他两张牌加起来十一。赌注翻倍,拿一张牌,他拿到了九,庄家拿到了八,然后是十,爆牌。


又赢了。


他把筹码向空中一抛,继续朝摄像头露出挑衅的笑。赢了固然高兴,但一想到摄像头后面卡维尔家那只狐狸气急败坏的表情,他就高兴的简直要飞起来。


本朝站在身后的美女眨了眨眼睛,手还没碰到牌桌,就被轻轻的拍了拍肩膀。他翻了个白眼,穿西装的男人揽住他带离牌局,温和地说,“阿弗莱克少爷,卡维尔先生在贵宾室等您。”


“不是吧,亨利卡维尔这么小气啊?他穷到连十四万都嫌多?”


亨利的手下没接这话,非常客气地说,“您的筹码我们会负责保管,等您走的时候再交还给您。”


本也十分客气的笑笑,伸手只拿回一个筹码放进胸前口袋里,“剩下的我不要了,给你们家亨利留着吧,不然他吃不上饭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带您去贵宾室。您想喝点什么?我叫人帮您准备。”


本不开心地抿了抿嘴唇,“我要和亨利喝一样的。”


“那我给您准备伏特加。”


“不...那个...就茶吧,茶就蛮好的。”




他不怎么情愿的走进电梯里,又非常不情愿的跟着七拐八绕,最终在一间看上去极其不起眼的门前停了下来。


“你们不会是要打我吧?”本充满怀疑的问,然后握住把手打开了门。这个屋子倒是比门显示出的豪华很多,亨利翘着二郎腿坐在精致的沙发上,抬头冲他笑了笑,他觉得后背一凉,撇了撇嘴,门在身后轻轻关上了。


“阿弗莱克家的少爷,”亨利心情很好的致意,“我亲爱的本。”


“亨利卡维尔。”他没理亨利的客套,直呼大名,“你好小气哦,我就赢了那么一点点钱,你就不开心了,还把我带到这儿来要打我。”


亨利就笑,“谁说要打你啦?”


“谁让你搞的这么神秘,我害怕。”本走过去坐在沙发扶手上,瞥了一眼亨利带着笑意的漂亮蓝眼睛,又把视线放到屋子里的装饰上面。


“是这样,本,”亨利说,“你看,你违反了我赌场的规定,二十一点是不许算牌的。你不仅违反,还教别人如何违反,是不是有点太嚣张?”


“那你要怎样?不让我在你家玩?那我还可以去别人家。”本表现出非常不屑,亨利就笑着摇了摇头,“这整个城市的赌场都是我的,你是打算以后出城玩吗?”


“我乐意,你管不着。”本想了想,要是亨利不让他玩二十一点,那未来的大部分时间他就只能找人玩策略型桌游了,确实有些不开心。亨利看了看他纠结的表情,站起来走到本的身前俯视着他,“但我现在倒不是很想计较这事。”


本仰起头来看亨利,剪裁得体的西装把他长期锻炼塑造出的肌肉显现得恰到好处,再加上他那隐隐约约心狠手辣的气质,看起来就像是个教父之类的人物。


这是那种举手投足之间传递出的危险的诱惑,极其性感。


本不经意间舔了舔嘴唇,“你有什么目的?”


“本,你是个赌徒吗?”


亨利朝他略微靠近了一些,呼吸就快吹到他的脸上。他感受到自己难以抑制的细微颤抖,对方那强大的吸引力就像是个网,一点点把他罩了进去,难以脱身。


本装作冷静,完全不知道亨利已经把他的溃不成军看在了眼里,正压着自己内心的得意不要表现出来。


“赌什么?”


“赌你是不是我的。”亨利轻声说完,观赏了一下本一片空白的迷茫表情,后退一步拉他站起来,然后走向这间屋里的另一扇门。


“二十一点。你赢了,我这间赌场白送你,我赢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赌吗?”




本坐上赌桌时还保持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混乱心情。他不是真的想要这间赌场,他对经营这种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但,一想到能够挫挫亨利卡维尔的锐气,或者就只是看到他输掉那一瞬间的表情,他就立刻兴致高昂的接受了这个赌局。


现在亨利坐在对面洗牌,他摸上右手边的三个筹码,陷入了沉思。五百,二百,一百,两人局的二十一点纯粹是靠运气,他手握百分之四十九的胜率,有几乎一半的可能性会输掉这场游戏。


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也是个赌注,然而反悔已经来不及。胸前口袋里的筹码仿佛突然有了重量,他想,今天幸运女神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


“开始吗?”亨利朝他微笑。


他推过去二百筹码。


游戏开始,第一轮。亨利抽出一张牌。


五。


他在心里默默想着概率,抽出两张牌。


十七。


停牌,亨利继续,十,然后又是十,爆牌。


筹码变成了一千,亨利还有六百。


他推出五百筹码。


亨利抽出一张国王,他则是七和三。


他在心里感谢自己的好运气,加注,二十。停牌,对方一张七。


亨利只有一百的筹码了。


本终于笑出来,觉得一身轻松,“我要把你的赌场名字改掉。”


“你对它有什么偏见?”亨利直直的看着他,“先赢了我再说吧。”


“最后的挣扎。”本推出去五百筹码,向后倒在椅背上,舒服的叹了口气。


他十二,亨利拿到皇后。


拿牌,十四,再拿牌,十六,继续拿牌,二十三。


“操!”


对面的亨利明显得意洋洋,他看着火大,把自己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全部?”亨利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别耍小孩子脾气。”


“不要你管。”他死死地盯着亨利,“发牌。”


亨利一张杰克,他得到杰克和皇后,二十点。


几乎胜券在握了,他结束拿牌,想着要好好欣赏对面的人挫败失意的脸,看着亨利翻开他的牌。


黑杰克。




“该死!你绝对耍诈了!”


本把胸前的筹码扔在牌桌上,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冲向亨利那一侧,上手检查他的西装口袋。亨利带着纵容的笑等他检查完,又慢悠悠站起来,看他检查桌子和椅子。


最终本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站起来,又看了一眼桌子。筹码,纸牌。不会有问题。


不。纸牌。


他看着桌上那副排得整整齐齐的扑克,愤怒的明白了真相。


“我怎么会傻到让你洗牌!”


亨利耸耸肩,“我可没想到小少爷这么输不起。”


“什么输不起!我可是整个人都赔给你了——”


剩余的句子在唇齿交错中失去了声音,亨利的舌头长驱直入,舔过他整整齐齐的上下排牙。本推拒不成,也不甘示弱的回吻过去,亨利才恋恋不舍的停下,“你终于抓对了重点。”


本舔了舔嘴唇,向后坐上牌桌,“我能反悔吗?”


“不能。”亨利站到本岔开的两腿之间,“别装着你不喜欢我的样子,来赌场一定要坐在摄像头的最佳角度,整天挑衅我的是哪位?”


“不是我,你出现了幻觉。”本绷不住笑出来,又想到什么,委屈的皱眉,“这下完了,我爸估计要杀了我。”


“我把赌场送给他,他可能就不这么想杀你了。”亨利亲了亲他的侧脸。


“你千万不要给他,最近他忙他的企业忙的要死,你给了他他也会扔给我,我才不要管这家赌场。”


“你可以雇佣我,我替你管。”


“别人肯定要说我们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没有吗?”亨利咬上本的耳垂,身下人猛的一颤,没了声音。他手也不闲着,拉开了本的裤子拉链,看到内裤里的小家伙已经有些精神了。


他扫掉牌桌上的牌和筹码,把本推到桌上。本极其委屈的躺着,听见润滑油的盖子打开的声音。


“你这绝对是图谋不轨,”他控诉,然后在第一根手指放起来的时候疼得哇哇大叫,抓过亨利的胳膊就咬。


“你至于吗!”亨利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胳膊上两排牙印,把本扯过来又亲了亲。本的眼睛水汪汪的,让亨利有点心疼。


“我是小少爷!我养尊处优!我从小就没吃过这么大的苦!”


“好好,是我错了,那我们不做了好不好?”亨利假装要把手指拿出来,被本用小腿勾住了腰。


“你...继续。”本咬着嘴唇,眼圈也红了,亨利叹口气,心想这下是栽在这儿了。




最后他们在这个贵宾室做了三次,结束时本累得直接睡过去了。亨利用个毯子裹着他带回家,司机最开始有点害怕以为是要抛尸,这年头谁都不信赌场是做正经生意的,总觉得非要和黑道白道掺上几脚才行。但事实上,事实上真是这样子的。


回到家亨利给本仔细清理了一下,本被拖到浴室的时候还很不爽,小声嘟囔着,由于平时说话都不清楚小声嘟囔更像是死亡听力,亨利几乎就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只听见软软的叫了几声自己的名字,觉得十分开心,然后一起洗干净,抱着上床了。


小少爷怕冷,树袋熊一样紧紧搂着亨利,均匀的呼吸吹在锁骨旁,让他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他闭上眼睛,觉得自己真是赚大发了。




隔天清晨,本被自己抱着的温暖肉体吓醒,从床上弹起来,又被酸痛的腰逼得摔了下来。然后昨日发生的事情开始冲回脑海,本呻吟一声,想起自己不爱运动不怎么柔韧的身体被逼着用了那么多的体位就开始脸红,拿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怎么了?”亨利嗓音沙哑,还带着浓浓睡意,闭着眼睛翻过身来搂他的腰,“做都做了,别害羞了。”


被戳中心事,本十分气恼,拿下枕头就准备砸亨利,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到原处,要是把枕头砸坏了多不好。


“你昨天让我裸着回来的吗?”他放空大脑,准备进入冥想状态。


“我怎么舍得。”亨利依旧闭着眼睛,把本又往怀里带了带。


“到头来还是我腰酸背痛。”本转头看着这个不花一分钱就赚走了他的人,轻轻的用嘴唇蹭过他的脸颊。


亨利困倦之中勾起嘴角,感受到本又缩进了他的怀里,抱着他开始补眠。


“愿赌服输。” 





评论

热度(387)